載入中 ...
很抱歉,載入內容時發生錯誤。

¯u°²¡uªø¦Ñ¡v¡AµL¨â¥ú¡BµL¶q¹Ø¡A¬P¶³¸gÅç

展開訊息
  • 友善的狗
    上集:Why連『長老』也淪陷?白京生定律 長老有真、有山寨,以下也是 長老 ..................
    第 1 個訊息,共 2 個 , 2011年5月19日

      上集:Why連『長老』也淪陷?白京生定律

      長老有真、有山寨,以下也是"長老"..................
      (因此遠見,So末學才倡:千萬別信『我』)
  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星雲大師:「初來臺灣時,備受長老們的打壓,拒絕我們掛單(前情:逢大雨,本想轉乘公路局班車往姜子寮,但公路被大雨沖斷,公車已經停駛。不得已,幫我帶路的人說,有位大陸法師在南昌街買了一座寺廟,可以試著去掛單。於是我們來到十普寺,但是寺裡的人見到我們,用嘲笑的口氣說:「你們怎麼也跑來台灣?」一聽就知道碰了壁,於是顧不得外面還在下著大雨,只得告辭十普寺,往善導寺討單。(白聖"法師"於善導寺旁的中國佛教會,做了四十年理事長.....真如彌陀般:「無兩光、無量壽」..#$%^%.........詳見上集,在「白京生定律的實踐」那段)(十普寺?好熟的名字....原來96年初拍過它,在這:98.to/whom .........這麼不近人情、沒慈悲心,既得利益者的官僚心態著相、認不得"落湯觀音",近親繁殖的ㄓ障家族」,怪不得會被"布魯托"(Plutoed,「邊緣化」之意。Pluto=冥王星,已從9大行星除名...........詳全文)(十普寺的道融、道源、白聖諸"師"一見面,馬上婉拒,大師只得臨時又轉到善導寺。到達善導寺已是傍晚時分,寺中的比丘尼達超法師也婉言拒絕.....詳全文),不採用我們的投稿,我只好認清時務,自求充實。數十年來,我不怨不悔,為佛教肝腦塗地,培養人才,創辦各種事業,卻屢遭同儕排擠,或許我和他們的宗門素無淵源,或者我不是他們的同事同學,他們甚至想盡法子,阻礙我代表出席世界性的佛教會議,自忖教界四分五裂,缺乏共識,何能奢言團結共勉(因此遠見,So末學才倡:團結=千萬別信『我』)為了佛教的發展,我唯有孤軍奮鬥,為佛教開創另一片天地。 
          記得以前我出席佛教會議,一些與會者只要一見到我起身發言,便面色凝重,他們認為,我是一個性喜改革的激進分子(他們=假公濟私的「既得利益者、共犯結構」,So末學才倡:千萬別信『我』)其實,我相當保守,也很執著傳統,我曾建議信徒應為佛教所有教產應為教會所有,我曾倡言佛教應有統一的制度,我也希望國家和人民的典禮規範,應以佛門為準。
          我一直用心研究古德制定清規的用意,但是,我也本著日新又新,精益求精的精神,在發展佛法事業上力求突破。我以為,我們不應故步自封,墨守成規,以現狀為滿足,因此,我改良弘法講經方式,積極運用各種方法推動國際佛教前瞻性的思想課徒教眾。為了佛教的前途,為了眾生的福祉,我覺得佛子們都應該有所為,有所不為,不必太計較一己的「喜歡與不喜歡」..............承蒙信徒的厚愛與支持,在多年的辛勤耕耘下,我們將佛教從國內各地帶向世界五大洲,如今,我擁有多個國家頒發的榮譽公民證書,也蒙贈市鑰,連四十年來與我有緣無分的「世界佛教徒友誼會」,也將我擁上榮譽主席的寶座。對於這些名位,我向來不忮不求,但是當眾意難違時,我也樂意為了佛教,當仁不讓地接受殊榮。一九八五年,我毫不眷戀地將佛光山交給我的弟子管理。一九九二年,我又本著捨我其誰的精神,組織國際佛光會,期使佛光能普照寰宇,造福人群......................全文如下


       

      資料來源

          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個性,小時候我和其他人一樣,也有喜惡之情。遇到自己喜歡的事情,我不捨晝夜地去做;逢有不喜歡的事,則棄之如敝屣。有一天,我的師祖卓塵長老和我說:「你喜歡的事情,固然要去做,但也應該有所節制;你不喜歡的事情,如果對他人有益,你也一樣要發心去做。」從此我開始努力嘗試著去做一些雖然不是自己所喜歡,卻能利益他人,與人為善的事。 
          出家以來,我一直不擅長佛門很重要的經懺佛事,但是為了幫忙遠地的師兄,我常常披星戴月,翻山越嶺,一天走上一百多華里的路程,只為了趕赴一場超度佛事。如是達數年之久,我經歷不止百臺的焰口法會。在耳濡目染之下,我學會了各種楗槌梵唄,也熟悉了法會懺儀的程序,少年初學的我,由此體會到佛教自利利他的方便所帶來的法喜。
          然而對於當時一般寺廟趕赴經懺、度死重於度生的情況,我始終不以為然。 
          二十一歲時,我擔任南京華藏寺監寺,雖然訂定了各種新的寺規,但是為了促進與舊僧之間的融和,以達到改良陋習的效果,對於經懺佛事的頻繁,我還是保持容忍的態度。來到臺灣後,我矢志從事佛教文教工作,寧受饑餓貧困,也不稍改初衷。在三十年前,我創辦壽山佛學院時,為了籌措資金,我也曾打破往例,在太平間通宵達旦為亡者誦經超薦,我不覺得勉強,也不以為辛苦,因為我是在為眾生累世的慧命募集道糧。如今眼見一所所的佛學院成立了,數以千計的佛子在畢業後為佛教奉獻心力,我深感欣慰。 
          我向來沒有音樂素養,也毫無高歌吟唱的雅興,但是為了使正信的佛法能在寶島順利地弘揚開來,我將滿腔的弘教熱忱一傾而出,寫成詩詞,請人譜曲,我還組織佛教聖歌團,延聘老師教唱,到各地去高展歌喉,居然廣受歡迎,而深奧幽玄的法義就在輕快悠揚的樂聲詮釋下,迅速地深入人心。後來,我又陸續舉辦佛教梵唄歌唱比賽,以及梵音海潮音演唱會、錄製佛教音樂唱片、發行錄影帶,也都獲得了廣大的回響。我以身體力行證明了,即使不喜歡「哆雷咪」,不認得「五線譜」,只要有心,也能以樂曲歌聲為佛教作法音宣流。 
          自從學佛以來,我一直發願生生世世來此娑婆度化眾生,因此,雖然在念佛方面曾有愉悅忘我的心得,但向來不以「往生西方」作為自己的修行訴求。然而,剛開始在臺灣弘法時,為了度眾的方便,我也曾於各地遍設念佛會,並經常主持佛七法會,開示念佛法要,如此持續近三十餘年之久。當初因念佛因緣而皈依三寶的信徒,後來不是投入佛門披剃出家,便是成立佛化家庭,他們積極參與各種佛教活動,對於臺灣佛教的蓬勃發展有著莫大的貢獻。念佛修行不但莊嚴了彼生的蓮邦,也淨化了此生的娑婆。 
          我曾在大陸金山寺、天寧寺的各處禪堂參學,在禪七中,我雖然曾經體會甚深禪悅,卻不主張槁木死灰般的宴坐冥想,我以為真正的禪味源自心頭,而非枯坐。儘管如此,為了攝受不同類型的眾生,我不但舉辦了多次的禪七法會,並且在短期出家修道會、教師佛學夏令營、大專佛學夏令營等活動中,開辦禪坐課程,藉著這項活動,也激起不少學員的向道之心。目前佛光山正在籌建大型的禪堂,我希望藉由正確的修禪調心,能使整個社會更趨於祥和安樂。 
          過去,一位密宗的仁波切曾對我說,學密要有十年顯教的基礎,否則容易走火入魔。( 編按:12年=黃教格魯派的規矩)後來,我入世佈教,也不倡導修密,但是,我並不予以排斥,我反而主辦顯密佛學會議、禪淨密三修法會,我想藉著這些活動,來促進各宗派彼此的了解,團結佛教的力量,以達到益世度眾的成效。 
          我自幼家境貧寒,出家以後,在叢林參學,物質更是缺乏,不但經常三餐不繼,不得溫飽,身上的衣襪也盡是撿同參道友們千瘡百孔的舊物來穿著。在如此艱困的生活下,久而久之,遂養成我不上街購物的習慣;但是,當我領隊至澎湖等離島佈教,或者率團到國外弘法時,為了廣結善緣,給人歡喜,我總是率先掏錢購買當地小販兜售的紀念品。雖然每次回來總是為了處理這些粗製濫造的物品而傷透腦筋,但我還是樂於隨緣布施。 
          叢林十載,在嚴苛的教育薰陶下,我慣於逆來順受,並且樂於與人配合,我不喜歡孤立,更不愛作領導人。可是,當我初來臺灣時,卻備受長老們的打壓,他們拒絕我們掛單,不採用我們的投稿,我只好認清時務,自求充實。數十年來,我不怨不悔,為佛教肝腦塗地,培養人才,創辦各種事業,卻屢遭同儕排擠,或許我和他們的宗門素無淵源,或者我不是他們的同事同學,他們甚至想盡法子,阻礙我代表出席世界性的佛教會議,自忖教界四分五裂,缺乏共識,何能奢言團結共勉?為了佛教的發展,我唯有孤軍奮鬥,為佛教開創另一片天地。 
          承蒙信徒的厚愛與支持,在多年的辛勤耕耘下,我們將佛教從國內各地帶向世界五大洲,如今,我擁有多個國家頒發的榮譽公民證書,也蒙贈市鑰,連四十年來與我有緣無分的「世界佛教徒友誼會」,也將我擁上榮譽主席的寶座。對於這些名位,我向來不忮不求,但是當眾意難違時,我也樂意為了佛教,當仁不讓地接受殊榮。一九八五年,我毫不眷戀地將佛光山交給我的弟子管理。一九九二年,我又本著捨我其誰的精神,組織國際佛光會,期使佛光能普照寰宇,造福人群。 
          我年少時就在深山古剎中參學,聽慣了松濤拍岸,鳥叫蟲鳴,看盡了夏澗秋谷、春花冬雪,在自然的懷抱中陶冶長大,我不喜歡使用繁複冰冷的機械,但是,當經濟較為充裕時,我卻買了一些錄音機、照相機送給需要的人,好讓大家共享一份文明的喜悅,而我自己卻連一臺收音機也沒有。大陸的鄉親特別喜愛電視機,我也滿足他們的希望,儘量購買,並且從香港僱車運到內地,分贈鄰里故舊,後來,由於需索太濫,我才予以節制。我的弟子們基於尊敬師父,常供養我一些自動化的電器用品,只可惜我過慣了簡樸的生活,不喜歡操作按鍵,也只有轉贈他人。 
          我原本生性內向,不喜多言,我樂於寧靜自處,觀察思惟,然而當我踏入紅塵濁世,發覺世間需要佛法的滋潤時,我不再沉寂無聲,閉關自守,我開始走進社會,接觸群眾。我一改羞怯的本性,在臺上講經說法,在臺下接引信眾,以佛法真理喚醒迷惑的眾生。四十年來,我日日與群眾為伍,我沒有自己房間的個人鎖匙,我沒有一封不可給人看的信函,我沒有不給人知道的行蹤,我時時刻刻都屬於大眾所有。我雖然犧牲了個人獨處的時間,但是也因此長養了我些許的慈心與願力。 
          所以,我閉過關,但我不主張一定閉關修行;我曾持「過午不食」,但我不主張一定過午不食。我認為真正的行者,應該是人間的菩薩,以社會大眾為第一,不必把自己生活上衣食住行的問題看得太過重要。儘管如此,我並不拘泥己見,我不但建立了幾座設備完善的關房,還曾經幫別人護關,並且親往探視正在閉關的後學,指導他們所遇到的障礙。 
          我從小吃慣了粗茶淡飯,再加上生性疏懶,連三餐都崇尚簡便。平常,我只要有一碗茶泡飯、一道小菜,心中就感到非常滿足。可是我每到一地弘法,信徒總是熱忱供養佳餚果蔬、瓊漿玉液,往往前一餐的飲食還未消化,第二餐的邀宴又接踵而至,如是週而復始,心中常引以為苦,為了給對方歡喜,我只好勉強自己的不喜歡,接受邀請。假如有人問我,在我一生中,最不喜歡的事是什麼?我會毫不猶豫地告訴他,在弘法訪問中,第一苦是宴會,第二苦是照相,第三苦是周圍都是人,連要去廁所方便都不方便。(編按:因大師自小貧困,故染糖尿病三多:「吃多、喝多、尿多」)但是看到信徒的虔誠歡喜,就算自己不喜歡,也實在不忍拂逆。 
          弘法行程中的送往迎來也是一苦。我向來害怕驚動別人,所以喜歡悄然來去,然而往往事與願違。記得四十年前,我住在宜蘭及臺北,每次南下到高雄講經時,信徒總是請了樂隊,一路吹打,浩浩蕩蕩地到火車站來迎送,後來為了避免路人訝異,我只得改搭夜車,信徒還是不辭勞苦,趕來接送。直到現在,所到之處,無論是國內、國外,無論是城市、鄉村,善男信女的隆情厚意依然有增無減,他們或持鮮花素果頂戴相迎,或請警察車隊一路護送。一九九三年七月,我到俄羅斯成立佛光會,廖泓毅先生竟然請了六名秘密警察,護送我到聖彼德堡,一路來回,不離我半步。看到大家為我如此辛苦忙碌,心中實在過意不去,可是想到自己如果一味拒絕,也不盡合乎人情,所謂「歡喜與不歡喜」,只得隨緣。 
          我一向拙於書法,也不喜歡被人拍照。但是見到信徒歡喜的容顏,我總是打從心裡高興起來,因此當有人索取題字或要求合照時,我總是有求必應,給予種種方便。只是,往往答應下來,就欲罷不能,一次揮毫數十張是常有的事,而照相的人更是一波一波,絡繹不絕,雖然腿痠腳麻,我也都恆順眾生,忍耐接受,不能想自己「喜歡或不喜歡」。 
          青年時,我目睹軍閥違法亂紀、政客胡作非為,心中痛恨不已,因此對於政治素不喜好。然而「國家興亡,匹夫有責」,何況出家人秉持佛陀的慈心悲願,凡有利於眾生者,應該不計個人利害,為所當為,是以我建言開放民主的門檻,我力倡促進兩岸的和諧。當弘法因緣成熟時,前來聽經請法者,不乏軍政人士,我以常禮待之,從未逾越出家人本分,無奈卻因此在報章上與「政治」相提並論。雖然如此,我自忖問心無愧,故也不以為意,再說國家社會若能因此在正法的引導下政通人和,人民安和樂利,也未嘗不是好事啊!我無意出仕干治,但是我願本著「雖千萬人,吾往矣」的精神,為全民謀取福利,將「喜歡與不喜歡」置之度外。 
          記得以前我出席佛教會議,一些與會者只要一見到我起身發言,便面色凝重,他們認為,我是一個性喜改革的激進分子。其實,我相當保守,也很執著傳統,我曾建議信徒應為佛教所有,教產應為教會所有,我曾倡言佛教應有統一的制度,我也希望國家和人民的典禮規範,應以佛門為準。我一直用心研究古德制定清規的用意,但是,我也本著日新又新,精益求精的精神,在發展佛法事業上力求突破。我以為,我們不應故步自封,墨守成規,以現狀為滿足,因此,我改良弘法講經方式,積極運用各種方法推動國際佛教,以前瞻性的思想課徒教眾。為了佛教的前途,為了眾生的福祉,我覺得佛子們都應該有所為,有所不為,不必太計較一己的「喜歡與不喜歡」。 
          我不喜歡出名,但是近二十年來,我頗受盛名之累;我不喜歡理財,但是我必須為了佛教的建設而運籌帷幄,週轉募款;我不喜歡計較,但是我不能因循茍且,積非成是;我不喜歡權力,但是我理應為了正義而主持公道。我奉行老師的訓示,以歡喜的心情,做了許多並非自己所喜歡的事,悠悠歲月,就這樣過著人生。 
          那麼,我究竟喜歡什麼呢?我擁有動靜兩方面的嗜好,終以因緣不合,而埋藏心底,例如: 
          我自幼喜歡隨手塗鴉,將見聞思想付諸筆墨,及至年長,我立願以文字般若弘揚佛法,不意事與願違,繁忙的弘法行程,使我不得不割捨我的興趣。但我並不覺得可惜,因為一失必有一得,一得也必有一失,我從信徒聞法欣悅的表情中得到了最大的滿足。現在,我努力培養佛教文化人才,所謂「成功不必在我」,「但開風氣不為師」;像依空、永芸等後進,不也是在延續我的喜好嗎? 
          我才六、七歲時,就很喜歡游泳,能在水中數小時而不沉沒,出家後最苦的事就是與游泳絕緣。我喜愛籃球等運動,在佛學院就讀時,沒有體育課程,我曾經偷偷地自製籃球架,因而險些被院方開除。剛到臺灣時,民風保守,我帶著學生去打籃球,不料學生卻一直躲避。我非常感慨,我做學生時,老師不准我打球;我做老師後,學生不敢打球;我只有徒呼奈何!近五十歲時,我才在佛光山東山頂上建了一座籃球場,可說是我一生中最喜歡的事了!每天傍晚,我與沙彌們搶球上籃,玩得不亦樂乎,美中不足的是,經常比賽到一半,侍者一聲通報,我還得和著汗水,披上長衫,趕赴客堂去會見訪客。近幾年來,海內外奔波講經,席不暇暖,我只好放下喜歡的運動,仍然和一些不喜歡的事周旋。 
          現在社會上流行一句話:「只要我喜歡,有什麼不可以!」雖然是短短的一句話,也正是社會亂象的根源。佛陀早在二千五百多年前,發現宇宙相互依存的緣起真理,因而在華嚴會上呼籲佛子:「但願眾生得離苦,不為自己求安樂。」誠然,快樂是我們所追求的,但是當眾生仍在火宅苦海中掙扎沉淪時,我們怎麼忍心耽於安逸?甚而還將自己的快樂建築在他人的痛苦上呢?畢生沒有享受過自己的喜好,反而終日孜孜矻矻於自己原本不喜歡的事情上,但是我過得很充實飽滿,法喜自在,這樣的體驗使我更加肯定了佛教犧牲奉獻的人生觀。 
          喜歡的,不一定是好的;不喜歡的,也不一定就是不好。人生在世,有時要犧牲自己的喜好,把興趣轉為責任,去做利益大眾的事情。 (佛光廿七年-一九九三年九月)

    • ��閫�
      星雲大師是出生在「世界大戰、百業凋零」的大環境(聖嚴法師亦然,曾餓到
      第 2 個訊息,共 2 個 , 2011年5月20日
        星雲大師是出生在「世界大戰、百業凋零」的大環境(聖嚴法師亦然,曾餓到

        啃樹根,出身都很"犀利"...孔子:「吾少也賤,故能多鄙事」意思是:俺出身

        也很"犀利",poor boy have no money...^o^孔子少時做過「委吏」(倉管,錢

        少、事多、工時長、易被取代、被壓榨(還得賠笑)的可能性高,如現代的「保全

        業」)、「乘田」(放牛羊)。因★貧苦→故15歲即「志於學」)

        那是「叢林法則,弱肉強食」更甚文明的時空。

        星雲大師其實是--落難來台的「出外人」。

        http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VDJ3NJA5nLg

        狗狗只要裝可愛,就能得食 http://lenyan.688.idv.tw/photo/cute.jpg%ef%bc%9b%e4%bb%96

        年輕時的境況,比流浪狗還不如.........

        那他是如何成功的呢?

        成績:除了「自覺→自我要求→自立」成功外,還能將佛法流佈五大洲→「利

        益全球」→大成功!Incredible!!

        詳: http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YdwsSYSV068


        ★成功=(先後天條件+正確方向的努力+創意+善知識,貴人) X 機運


        (1)「先天條件」上,星雲大師的出生富家嗎?

        星雲大師:「七、八歲時,每天清晨天還未亮,我就起床外出★撿狗屎,等累

        積到相當數量就賣給人當肥料......父親最初務農,但不慣於耕種,所以莊稼收

        成變賣後,他把微薄所得拿來開店經商,先後開過香鋪、醬園、成衣店,但短期

        經營後,最後★都是賠本,失敗以終,因此家計愈加絀乏,日食三餐也就更加困

        難了...★母親多病,經常是整個夏天都躺臥在床上,無法作活,即使身體稍微

        好轉,也是與鄰居的婦女打牌為樂。我們兄姊四人,用現代話來說,可以說都

        ★是在半飢餓的狀態中度過了童年.....

        詳: http://hk.groups.yahoo.com/group/lenyanTW/message/12407



        (2)「後天條件上」呢?

        他是落難來台的『出外人』,沒錢→沒權→沒勢。

        http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VDJ3NJA5nLg

        「大地為床,星空為被」--兩袖清風,流浪來台.....狗狗只要裝可愛

        http://lenyan.688.idv.tw/photo/cute.jpg ,就能得食,甚至得衣、住、行、

        育、樂!

        他當時的境況,比流浪狗還不如.........u___u.....

        星雲大師:「民國38年,自告奮勇組了「僧侶救護隊」來台(註),身上只有其

        師送給他的十塊銀洋,後來僅剩的"財產"還被大水沖走了.....

        行經台大附近的瑠公圳時,水已經淹沒了道路,在水比路高的情況下,水和路

        根本分不清楚。我想慢慢涉水前進,哪知一個不慎,竟跌入水中。這時水流湍

        急,水勢凶猛,雖然我略諳水性,也感到難以抵抗.....

        在這情況下,照說應該是難以活命,說來有趣,一般人落水,本能反應,應該

        是趕快喊救命!但我完全沒有這個念頭,心裡只掛念我的錢包就要被水沖走了,

        我記得裡面大概有十塊銀元,是臨到台灣時,師父給我的,這也是我們師徒一

        場,師父給我最大的一次賞賜!

        我一心想著錢包,便拚命掙扎,順著水流游去,終於爬到路上。這時才想到,

        ★人家是「落水要命,上岸要錢」;我卻是「落水要錢」。因為我知道:★沒有

        錢,未來的前途艱難★沒有錢,飢餓難耐,小命也難以存活.......

        詳: http://hk.groups.yahoo.com/group/lenyanTW/message/12409
        -----------
        [註]:至常州天寧寺,時已半夜,一個人輕輕的走到禪堂,一一的在每個人耳邊

        告訴他們:「我們組織僧侶救護隊,可以到前線去救亡。」大師與大家約好在上

        海會合,結果當天等船的約有七十餘人,當時值逢戰亂,已經不容易有交通工

        具,必須有特殊管道才有機會到台灣。

        到了台灣之後,才剛上基隆港就有大約三十人不告而別

        大師很訝異,他們到哪裡去了呢?想是他們在台灣都有親人朋友,藉此機會能

        到台灣自然很快就各奔西東了.........

        http://www.fgs.org.tw/master/mastera/masterq&a/06.htm



        (3)「貴人」哩?

        常被「假公濟私的『既得利益者、共犯結構』,山寨和尚(後來自封"長老")」

        官僚看待、常被「關門,放狗!」(大師正解為:「逆增上緣」,心靈健康,更

        甚「有錢,心卻"殘障"」)

        http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VDJ3NJA5nLg

        因為後天條件上,他沒錢→沒權→沒勢→被有錢人心底暗封"梅仁愛"先生

        →沒有"貴"人

        星雲大師:「身無分文來台時,備受長老們的打壓,拒絕我們掛單(前情:逢

        大雨,本想轉乘公路局班車往姜子寮,但公路被大雨沖斷,公車已經停駛。不得

        已,幫我帶路的人說,有位大陸法師在南昌街買了一座寺廟,可以試著去掛單。

        於是我們來到十普寺,但是寺裡的人見到我們★用嘲笑的口氣說:「你們怎麼也

        跑來台灣?」一聽就知道碰了壁,於是顧不得外面還在下著大雨,只得告辭十普

        寺,往善導寺討單。

        到達善導寺已是傍晚時分,寺中的比丘尼達超法師也婉言拒絕.....只好濕淋

        淋地在大鐘之下過夜.......極為狼狽......

        詳: http://hk.groups.yahoo.com/group/lenyanTW/message/14510

        星雲大師:「從台北徒步流浪到中壢圓光寺,有位年輕的『智道』法師,待人

        非常熱忱,他大概在妙果老和尚面前講了我許多好話,說我在大陸曾主編過雜

        誌,也曾當過校長,這些經歷他們都知道。

        因此『妙果』老和尚一見到我,真是一見如故......

        詳: http://hk.groups.yahoo.com/group/lenyanTW/message/12413




        (4)「機運」上哩?

        每天拜佛求「奇蹟」?守株待兔?(佛門常談:「愚人求佛,不求心」)

        「因果比奇蹟可靠」,神通(奇蹟)不可靠....『沒善因,焉有善果』?★田無

        溝,水不流........佛菩薩、龍天護法不「助紂為虐」......(求佛失靈記:

        http://hk.groups.yahoo.com/group/lenyanTW/message/14382 )

        God helps the one who help himeself,天助自助者。

        Or Nobody、nobody bird u......Nobody、nobody bird u......

        求貴人,不如先★『做自己的貴人』,充實自己先、要求自己先!

        詳: http://lenyan.688.idv.tw/articles/guaz.htm#sdafu



        (5)最後只剩「正確方向的努力+創意」了

        因為後天條件上,他沒錢→沒權→沒勢(→被有錢人心底暗封"梅仁愛"先生),

        只有『志』--別靠佛教★要『佛教靠我』!!不要求人家降門檻放水★只要求

        自己『高水準』(反真得佛菩薩護持!)

        細考之下,發現:這是他成功的主要關鍵!!!

        內涵、修養★覺性(菩提心),才是一切「貴人、機運」會錄取你的關鍵!


        ★「圓」滿了「覺」性→就可以「深刻了解因果」,就可創造「自利、利人的一

        切財富」!



        [法源依據]=圓覺經,文殊章 http://lenyan.688.idv.tw/sutra/yuanjua.htm#1

        「無上法王,有大陀羅尼門名為『圓覺』,

        (圓滿靈覺,常住清淨、昭昭不昧、了了常知,眾生本具。
        達摩,血脈論:佛=覺性。覺者靈覺:應機接物、揚眉瞬目、運手動足,皆是自己靈覺之性。性即是心,心即是佛,佛即是道,道即是禪)

        流出一切清淨、真如(事物的真實)、菩提(覺,一切財富之源)、涅槃

        (起信論:以無明滅故,心無有起;以無起故,境界隨滅;以因緣俱滅故,心相皆盡,名得涅槃)

        、及波羅蜜(世上最甜的果)。教授菩薩,一切如來本起因地,皆依圓照清淨覺

        相,永斷無明,方成佛道。

        (六祖:菩提自性,本來清淨,但用此心,直了成佛)(覺心如劫火,剎那毀諸罪=一燈能除千年暗,一智能破萬年愚)



        ★★★最後研判,星雲大師的成功心"覺"在「他深闇與佛菩薩相同的運心方

        法」,也就是--圓覺經,第7章:「奢摩他、三摩缽提、禪那」

        http://lenyan.688.idv.tw/sutra/yuanjua.htm#7-1



        (A)去佛光山分院http://dharma.fgs.org.tw/shrine/

        ,請本『圓覺經』吧!http://lenyan.688.idv.tw/photo/yuanjbk.jpg

        (B)★將[關鍵報告]存到手機裡,反覆用iPad、iPhone把玩

        http://lenyan.688.idv.tw/articles/report.htm#8

        (持圓覺經者,能得到火首金剛、摧碎金剛、尼藍婆金剛...等八萬金剛並其眷

        屬,守護如護眼目...晨夕守護,令不退轉,其家乃至永無災障,疫病消滅,財

        寶豐足,常不乏少...大梵王、二十八天王、須彌山王、護國天王等守護持圓覺

        經者,常令安隱,心不退轉...大力鬼王吉槃荼、與十萬鬼王守護是持圓覺經

        人,朝夕侍衛,令不退屈,其人所居一由旬內,若有鬼神侵其境界,我當使其碎

        如微塵!)
      你的訊息已經成功上載並將立即傳送給收件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