載入中 ...
很抱歉,載入內容時發生錯誤。

山西焦炭是怎樣聯合共生的?---- 一篇可以令你略了解山西煤炭業發 展的短文

展開訊息
  • ngydp_ive
    【山西日報】山西焦炭是怎樣聯合共生的?──兼及焦協的成長性考察 那一場寒冷讓很多人都始料未及。
    第 1 個訊息,共 1 個 , 2008年5月15日
      【山西日報】山西焦炭是怎樣聯合共生的?──兼及焦協的成長性考察

      那一場寒冷讓很多人都始料未及。

      至今想來,一位焦炭企業老總仍唏噓不已:焦炭行情一夜跳樓,持續走
      低,原來的一塊肥肉變成了一根雞肋,吃也不是,吐也不是。

      有關山西焦炭的市場寒冬,更為准確的表述大致如下:從2005年的第二季
      度開始,國內焦炭產品價格大幅下跌,平均每噸降價200元左右,進入第四季度
      跌入低谷,在谷底一徘徊就是3個月。由于受焦炭出口配額放量的影響,焦炭出
      口價格從2004年上半年的400多美元╱噸降到了2005年年底的120美元╱噸。全
      省焦炭庫存1500萬噸左右,天津港庫存最高達到360萬噸左右。山西焦炭行業整
      體虧損,企業遭受沉重打擊,企業老板整日憂心忡忡,企業職工收入大幅下
      降。

      一個行業,一個產業以及18多萬從業者,正等待一場救贖!

      壓產救市:箭在弦上不得不發

      山西焦炭行業需要拯救,這是當時所有人的共識。然而,誰來扮演拯救者
      的角色呢?政府?企業?還是個人?似都不妥。

      很多人將目光投向了剛剛完成改組的山西焦炭行業協會。協會是政府與企
      業的橋梁和紐帶﹔是企業的聯合體,代表企業利益,代表企業說話,依靠協會
      協調關系是一種企業自身的市場競爭行為。“焦炭企業都知道光靠單打獨斗,
      于事無補,需要有人牽頭,團結、帶領大家維護共同的利益,行業協會無疑是
      最佳選擇。”太原煤氣化集團的齊立宏說。那時候,焦炭協會的辦公電話每天
      都鈴聲不斷,大家都在詢問:下一步該怎么辦?

      因為眾望所歸,因為責無旁貸,一個救市的重擔壓給了山西焦炭行業協
      會。繁忙而緊張的工作由此展開……

      首要問題是凝聚人心的問題。必須聯合、團結全省的焦炭企業步調一致,
      共同應對市場的挑戰。一次次召開會議,一家家企業做工作,人心安撫之后,
      就必須拿出有針對性的措施來。

      經過市場調研和分析,焦炭價格持續走低的根本原因,省焦炭協會會長薛
      軍將其歸結為八個字:產能過剩、競爭無序。

      對于無序競爭,需要明曉道理、積聚人心、共同行動,團結、團結、再團
      結,將害群之馬、禍鍋之鼠剔除出去。

      而產能過剩更是“萬惡之首”,省焦協意識到限制焦炭的產量,壓產救市
      成為惟一途徑。此舉如箭在弦上,不得不發,必須限產、限產、再限產。

      綿山公約:價格自律休戚與共

      在省經委的支持、指導下,2005年6月10日,山西焦炭行業協會召開會員大
      會。200多家焦炭產運銷企業“綿山論炭”,共同簽署了日后令業界震驚的《綿
      山公約》:包括《山西省焦炭行業生產自律公約》和《山西省焦炭行業價格自
      律公約》。

      《綿山公約》是我國第一個行業協會發出的調節產品產量和價格的公約。
      公約的簽訂被省內外媒體普遍認為是山西焦炭“歐佩克”開始形成的主要標
      志,而其發布也表明一個強勢的、有控制力的與眾不同的行業協會正在走向成
      熟。

      公約規定,所有參加簽字的焦炭生產企業,將按照企業投產規模20%-
      40%的比例減產。企業出售焦炭時不得惡意降價。一個相關背景是,簽約的焦
      炭企業年產量占我省焦炭總產量的2╱3以上,占世界貿易總量的40%以上。

      公約的約束力極其嚴格。對于不遵守公約的企業,省商務廳、太原鐵路
      局、鄭州鐵路局、省焦炭集團將對其焦炭出口配額資格的申報采取嚴格控制和
      監管,并核減其40%的運輸計划及公路運輸附票。《綿山公約》給全省的焦炭
      企業傳遞出一個強烈的信號……山西焦炭必須控制產量,必須摒除惡意競爭,
      為全行業考慮,為山西的經濟健康發展考慮,為支持全國鋼鐵企業的發展考
      慮,山西的焦炭企業只有團結合作、協調一致、聯手行動,才能解除內憂外
      患,贏得應有的市場地位和整體利益。

      “這是山西焦炭行業復蘇的關鍵一役,為日后市場的好轉奠定了堅實的基
      礎”,省焦炭行業協會常務副會長、省焦炭公司董事長張躍說,“省焦炭集團
      公司作為協會的會員單位,為了維護全省焦炭行業的整體利益和各企業的利
      益,堅決執行‘綿山公約’,積極支持配合全省焦化行業的清理整頓”。

      一個信念在焦炭行業內部已經落地生根:互相溫暖、聯合御寒、休戚與
      共。

      縱橫捭闔:市場回暖獨掌命運

      《綿山公約》初步解決了“內憂”問題,其后,焦炭行業進入了相對漫長
      的“冬眠期”。這一時期,最繁忙的就是焦炭協會的几位負責人了。限產的目
      標正在實施,然而,焦炭價格的提升如何促就?

      焦炭是一個中間產品,上游是煤炭,下游是鋼鐵。焦炭價格的浮動與上、
      下游產品以及能源產業密切關聯。焦炭要提價必須做好上下游的工作。為此,
      協會秘書長張崗峰和几位協會副會長四處出擊,輾轉北京、天津、河北等地,
      與河北冶金協會結成戰略聯盟,與鋼鐵企業多次會談溝通。

      去年4月,在焦炭價格持續低迷一年之后,山西焦協首次發出“提價”令,
      并最終使得鋼鐵用戶接受新價格。據省焦炭協會副秘書長劉太來透露,在此后
      的數月之內,焦炭價格連續處在“恢復性”的增長狀態。從2006年9月開始,我
      省焦炭市場逐漸沖出“寒冬”季節,迎來姍姍來遲的“初春”。

      以省內某大型骨干焦化企業為例,目前,一級冶金焦炭出廠價由年初的700
      元╱噸上漲到了940元╱噸,平均噸焦漲幅近240元,最高漲幅達到了300元。專
      家估算,依靠價格增長,去年山西焦化行業將增加收入100億元左右。“這是一
      場令人刻骨銘心的悲喜劇。”事隔一年,省焦炭協會會長薛軍發出一聲感嘆。

      記者手記:聯合共贏和諧共生

      這場悲喜劇,足以証明兩點:

      其一,一個行業協會在山西焦炭的聯合共生中扮演了至關重要的角色。這
      既是企業不靠政府靠市場獲得“自救新生”的証明,又是一個行業協會終究可
      以發揮多少能量、如何奮發有為的証明。發揮政府與企業的橋梁與紐帶作用,
      在一年的焦炭市場博弈中,焦炭行業迅速走出困境,焦炭行業協會功不可沒。
      借助“非常”事件,山西焦協在成長中迅速走向成熟,它所進行的區別于一般
      意義行業協會的“有益的探索”值得借鑒。

      其二,山西焦炭行業可以表達更多的、更為主動的聲音。一場寒冬,讓山
      西焦炭認識到了儲存于自身的能量。我省的焦炭產量占到了國內市場的50%,
      占到全國出口貿易量的80%,以此比例而論,山西應該掌握包括定價權在內的
      兩個市場的充分話語權。因而,組織山西的“焦炭聯盟”,成立焦炭交易中
      心,便成為較為緊迫的命題。

      說到底,終究是:聯合共贏,和諧共生。(張臨山)

      來源:人民網(山西視窗)
      http://sx.people.com.cn/BIG5/channel73/200704/05/22281.html
    你的訊息已經成功上載並將立即傳送給收件人。